首页/ 社会/ 搞笑/ 母婴育儿/ 星座运势/ 娱乐/ 音乐/ 教育/ 文化/ 体育/ 游戏/ 家居/ 历史/ 健康养生/ 动漫/ 时事/ 情感/ 军事/ 汽车/ 时尚/ 旅游/ 美食/ 国际/ 财经/ 宠物/ 综合/ 科技/
当前位置:花元新闻>社会>www.v1bet.com|全世界最幸福国家长大的两个女孩何以放弃一切投向沙漠和战争

www.v1bet.com|全世界最幸福国家长大的两个女孩何以放弃一切投向沙漠和战争

2020-01-09 16:22:00

www.v1bet.com|全世界最幸福国家长大的两个女孩何以放弃一切投向沙漠和战争

www.v1bet.com,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2013年10月17日,挪威籍索马里姐妹阿扬和莱拉像往常一样出门,随后在一封发给家人的邮件里写道:“我们决定前往叙利亚,尽我们所能去帮助那里的人……这件事我们俩思考策划了一整年。”自此,故事开始了两种走向。一边是一个平凡的挪威移民家庭因为两姐妹的这一举动而分崩离析。父亲萨迪克不远千里、冒着生命危险去寻找他的女儿;母亲萨拉放弃了北欧平静的生活,回到了他们曾因战乱逃离的索马里。另一边是两姐妹义无反顾支持极端分子的一切行径。

挪威记者、作家奥斯娜·塞厄斯塔深入到这个家庭实地采访,经历两年半时间后,将这个故事呈现给读者,这就是近期推出中译本的纪实文学作品《两姐妹》。上周末,奥斯娜·塞厄斯塔来到上海与读者见面,她说:“和所有挪威作者一样,我不会把作品被翻译成中文——全世界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认为是一件轻松的事。这是一本很特殊的书,讲述挪威国内发生的故事,主人公是索马里裔女孩,她们去了叙利亚,这种种经历如何与中国读者的经验发生联系?这是由读者来决定的。作为作者,我所做的就是邀请读者和我一起加入这个旅程,不管这个旅程发生在一个人的内部,一个国家的内部,一场运动的内部,还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内部,我想邀请中国读者和我共赴这场旅程。”

塞厄斯塔是一名战地记者,她持续用镜头和文字持续揭露战争与恐怖袭击给人类带来的苦痛,曾被评为欧洲100位最具影响力的女性之一。她写《两姐妹》的缘起是两个女孩的父亲萨迪克找到她要求把这个故事写下来,作为一种警示。《两姐妹》挪威语版2016年出版,获挪威布拉哥文学奖。

《两姐妹》主人公阿扬和莱拉生长于索马里的移民家庭,一家人为躲避内战来到挪威。这个家庭里的孩子们幼年就来到挪威,因此很快融入当地生活,但他们的妈妈萨拉始终觉得难以适应。眼见女儿越发抛弃本土文化而融入挪威社会,萨拉决定阻止她们的改变。在这样的家庭观念影响下,两个女孩也慢慢开始与社会产生隔阂,甚至开始厌恶并自我封闭。两姐妹离家出走后,父亲冒着生命危险多次寻找,母亲则失去了生活的信心。

“这些女孩走向极端主义的变化是一个过程。”塞厄斯塔说,《两姐妹》是一个家庭故事的放大,更是一个残酷现实的缩影。仅在挪威就有90多个家庭的孩子去了叙利亚,如同萨迪克与萨拉一样,很多父母仍在苦苦期盼他们的孩子能够早日回家。在如此多家庭中,阿扬和莱拉的家庭是唯一站出来暴露自己的真实姓名,讲出真实情况的家庭。“我在写作这本书时,向自己提出的问题也是想追寻的答案是,这两个分别在3岁和6岁时从索马里战区被解救出来,在挪威——全世界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度过了13年成长生涯的女孩,为什么后来会背叛挪威,放弃欧洲给她们人生提供的种种机会,转而投向另一个战区?这也是欧洲的政治领袖、学者、记者们都在追寻答案的问题。在欧洲,约有数千个这样的年轻人转而奔赴沙漠和战争。他们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拒绝的又是什么?”

“在我成长的1970年代,挪威是相当同质化的社会,很少有移民。我不知道咖喱是什么,也不知道奇异果是什么。直到1980年代移民潮开始,挪威逐渐有了更多‘调料’,挪威的生活从那时开始变得拥有多种多样的滋味。涌入挪威的人们包括寻求帮助的庇护者、难民、寻找工作的经济移民。挪威成为一个多文化的国家,不过是几十年时间,如果我们否认在这几十年中有过任何问题,这是不实际的。这种生存方式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我们宽容、尊重、理解彼此,甚至要求我们对彼此有好奇心。”塞厄斯塔说,挪威的很多年轻人,尤其来自于其他文化、非挪威土生土长的年轻人,通常会经历身份认同上的危机,他们会问,我到底是谁?我是挪威人吗?是巴基斯坦人吗?是索马里人吗?是波兰人吗?大多数人可以找到自己的定位,《两姐妹》所讲的就是没能做到这一切、没能找到自己的节奏的移民年轻人。

《两姐妹》也是关于与两姐妹家庭有相似情况的父母之书、父兄之书。两姐妹的父亲萨迪克,这个具有战区生活经验的退役士兵后来深入叙利亚寻找自己的女儿,他成功了,但却没能成功把她们带回挪威。“离开欧洲加入战区的这数千年轻人中,约85%是男性,15%是女性。在人类历史上,如此高比例的女性参加并非保家卫国的战争,可能是第一次。”塞厄斯塔说,走向极端化过程中,总有一股拉扯的力量和向外推的力量,“去往战区的男孩60%曾是罪犯或有犯罪记录,他们没有很好地融入高科技工业化的北欧社会,成为在后街上混生活的迷失者。网上的宣传,乘着坦克、身跨机枪,那些看起来很高兴、很酷的形象,对后街男孩非常有吸引力。对那些走向极端的男孩来说,把他们往外推的力量是后街生活的无聊,把他们往里拉的是宗教生活的虔诚和投入。而对女孩来说,她们很可能有看起来很好、很幸福的家庭生活,似乎有更大的力量把她们往外拉,充满像迷宫一样无法解决、难以看透的谜团。我的发现是,年龄在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离开欧洲投往叙利亚的年轻人,大多只有十几、二十几岁,这个年纪的人很容易把生活看作是黑白分明的,试图寻找快速解决问题的方案。他们渴望历险,渴望获得爱,想逃离不自由,往往陷入另一种不自由。”

“我希望这本书传达出的讯息能抵达中国读者。我写这本书的方式虽然是基于事实的报告性质,但在采访相关人员时,我尽量挖掘细节和所有过程,人物说过的话和心理活动,把这一切编制成各种各样细致的场景,希望来自不同文化、不同大陆的读者能产生共鸣,理解为为何书中人物会采取她们已经采取的行动。”塞厄斯塔说,不同的人读《两姐妹》可能有不一样的理解,“我只在书中讲述了自己的发现,结论由读者自己决定”。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浩博

上一篇:英国警方发表声明,认为货车惨案遇难者均为越南人

下一篇:忙完iPhone11系列发布,服务苹果16年的公关负责人离职

关键词: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