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搞笑/ 母婴育儿/ 星座运势/ 娱乐/ 音乐/ 教育/ 文化/ 体育/ 游戏/ 家居/ 历史/ 健康养生/ 动漫/ 时事/ 情感/ 军事/ 汽车/ 时尚/ 旅游/ 美食/ 国际/ 财经/ 宠物/ 综合/ 科技/
当前位置:花元新闻>社会>故事:为得到智障哥哥名下房产,我和丈夫计划把他送进疗养院

故事:为得到智障哥哥名下房产,我和丈夫计划把他送进疗养院

2019-11-08 14:32:08

应用作者每天读一些故事:Jing 0

"咕鲁兄弟,你又往马桶里扔肥皂了吗?"冯婧对着客厅喊道。

没有回应。这似乎是在对着墙大喊大叫。冯婧叹了口气,开始把肥皂拿出马桶。肥皂的表面被浸泡得又软又粘又油腻,覆盖了所有的手。风静洗了水龙头下的肥皂,把它放回肥皂盒里,在马桶里四处看看,然后把肥皂盒藏在马桶后面装洗发水和洗衣粉的塑料筐底部。

“我说过多少次了……”冯婧走了出去,用她湿湿的手在橙色工作服上擦拭。工作服被她母亲用作环卫工人。她的胸部有两条反光带。冯婧做家务时偶尔穿上它们。

冯婧抬起头,看见咕鲁和他三岁的儿子桓桓跪在地上,用彩笔互相涂抹着脸。桓桓背对着窗户,阳光透过窗棂照射进来,在桓桓的背上形成了一层温暖的薄膜。桓桓跪在地上,身体前倾,看起来像一只晒太阳的小青蛙。

“咕鲁兄弟,你在干什么?”冯静怒道。声音太强了,声音线有一个尖锐的边缘,冯婧的喉咙发痒,想咳嗽。客厅地板上两个人的尸体同时摇晃着,转过身来看着她。五颜六色的脸上充满了惊愕、天真和专注,这些都没有完全远离刚才的乐趣。

咕鲁哥看到冯婧,立刻从地上起来,冲向冯婧的卫生工具。他被地板上快乐的玩具狗绊倒了,在茶几的角落绊倒了,没有注意到。“妈妈。妈妈。”咕鲁喊道,他的声音沉重而焦虑,听起来很生气。

“我很安静。”冯京疲倦地纠正了他。

“我很安静。”古鲁哥机械地重复了一遍,怔怔地看着她的衣服一晃,双手无力下垂,只是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光线很快暗淡下来,笼罩着一层困惑和悲伤。

“去洗吧。”冯婧把他推到卫生间,转身对儿子说:“桓桓欢,过来洗脸。”咕鲁哥哥让姐姐拉着自己,脸上带着梦幻的神色。

出了厕所,汩汩的袖子卷到肘部,露出两条藕细白的胳膊,湿淋淋的,肘尖晃悠悠落下水滴,正啪嗒啪嗒地落下。哈哈。桓桓握了握他的两只手,伸出舌头搂住咕鲁,做鬼脸。“哈哈,咕鲁叔叔,你还没洗呢。”

咕鲁的脸上仍然有彩色笔的痕迹,甚至比以前更多。咕鲁没有理会他们,坐在一张小长椅上。欢欢握了握手,扭动着身体,在咕鲁面前挥手,“咕鲁的叔叔是一张漂亮的脸。咕鲁叔叔是一张漂亮的脸。”有一声巨大的咕噜声,就像一个重物从天花板掉到地上。

冯婧正在房间里换衣服。她要去超市。听到咕噜声,他打开门走了出来。他的外套刚刚穿了一个袖子。“怎么了?”冯婧一边说,一边穿上另一只袖子,修剪大衣的帽沿。

欢欢发怔地站到一边喊道,鼓鼓囊囊的肚子,棉t恤依稀可以看到肚脐眼的形状,他右手在裤子缝里扯了一根线,撇着嘴,快要哭了。

咕鲁弓着背,双手放在膝盖之间,面对着窗户和沙发之间角落里的墙,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呆在那里。从侧面看,他凸出的前额越来越凸出,仿佛要离开他。他的眼睛深陷眼窝,像两个长长睫毛的深潭,在眼睛周围投下阴影。

他下面的小凳子是他父亲在他五岁时做的。到目前为止,木纹颜色已经变成黑色,长凳的一条腿已经断了,少了一小块。

咕鲁高兴的时候坐在上面使劲摇晃。缺少角的长凳的腿掉在地板上,发出一系列焦虑和急迫的声音。他非常高兴,使劲摇了摇,得到了一个音节的单词。直到冯婧的丈夫吴德宏叉腰站在他面前,他才突然停下来,低着头站起来,很快就从他身边溜走了。

“桓桓,过来,别烦我叔叔。”冯婧揉了揉桓桓的头发,带他去了自己的小房间。桓桓抱着玩具狗。他走了几步,挣脱了冯京的手,跑回客厅,把玩具狗塞进咕鲁的怀里。咕鲁的喉咙发出了另一种没有人能理解的奇怪声音,比如感激和呻吟。

欢欢的房间漆成乳黄色,窗台上堆着各种玩具、桌子、凳子和床。

这原本是咕鲁的房间。一年前,吴德宏说应该给桓桓一个单独的房间。随着孩子们的成长,他们需要自己独立的空间。冯京怀疑他是想找个借口把咕鲁赶出去。几天后,吴德宏重新粉刷了墙壁,买了一套儿童家具。古卢的床被搬到了阁楼。

然而,桓桓拒绝独自睡在这个房间里。奶奶去世后,桓桓一直和叔叔古鲁睡觉。古鲁叔叔去了阁楼,他也去了阁楼。阁楼夏天热得像蒸笼。伸手可及的墙壁和屋顶滚烫滚烫。咕鲁赤裸着上身,穿着他父亲的大内裤,和桓桓·欢一起躺在地板上。

吴德宏不准去欢欢。欢欢坚持要抓住咕鲁的旧床腿。

吴德宏抓住他的胳膊,从顶楼下来,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吴德宏拍了他几下屁股。桓桓停止挣扎,哭了起来。古鲁叔叔把他追到楼梯拐角处的平台上,一动不动地站着。他既不想独自回到阁楼,也不敢去吴德宏的家。

他只是双手朝下站着,盯着吴德宏的咖喱安全门。冯婧下楼去扔垃圾。当她打开门时,她看见她哥哥站在她家外面。

“咕鲁兄弟”冯京走上讲台,抓住咕鲁的右拇指。她拖着哥哥的拇指长大。咕鲁看着她,害羞地咯咯笑起来,好像想起了过去。冯婧带他进了房间,娇羞地咕噜着,“没关系。没关系。桓桓在等你。”听到桓桓的名字,咕鲁变得更大胆了。

吴德宏看到咕鲁,冷冷地盯着他。他知道这对咕鲁很有用。

咕鲁靠墙站着,不敢抬头。他的目光落在拖鞋上,拖鞋破了,他的整个前脚都露了出来。他的脚也是苍白少年的脚。他的大脚胖乎乎的,拇指很小。他的指甲和婴儿衣服上的纽扣一样大。他看起来像一个带着一群孩子去郊游的大个子。

风静又把咕鲁推进欢欢的房间,咕鲁不敢离开。冯婧看着丈夫:“你为什么站在这里不睡觉?”我已经够忙的了,你别给我添麻烦!"

吴德宏语气坚定时有些尴尬。他微笑着转身走进房间,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哥哥和姐姐仍然深爱着对方。不幸的是,他是个傻瓜。”从那以后,咕鲁呆在桓桓四楼的房间里,和他住在一起。

桓桓坐在桌旁,按照图案画画。冯婧把睡衣、毛巾被和枕头一个个扭成一团放在床上。桓桓总是喜欢在床上咯咯地笑。

咕鲁的新睡衣是花哨的齐膝短裤。初夏,吴德宏和冯京在立交桥的一个摊位上买下了它们。

然后,吴德宏还买了他从未穿过的咕鲁鞋。古卢去附近的幼儿园接桓桓放学。冯静开始穿上他的新皮鞋。古卢一穿上腿就直了起来。楼梯不会往下走,路也不会走。他把桓桓·欢带回家,脱下皮鞋,拿在手里。桓桓也跟着他,手里拿着鞋子。结果,他的脚被碎玻璃割伤了。

玻璃杯太深了,在诊所里被消毒和包扎了。欢欢放声尖叫,撕裂了冯婧的内脏。冯婧非常生气,眼泪夺眶而出。她哭了,用力地扭了咕鲁的胳膊两次。咕鲁歪着嘴吸气,既不哭也不挣脱。但是吴德宏一走近,就立刻躲在妹妹身后。

吴德宏看到他这个样子非常生气:“我要吃了你?看看你那可怜的表情,我受够了。”平时,冯静会反驳吴德宏,但她此刻没心情。古鲁哥有时真的让她灰心丧气。

这时,吴德宏提出了把咕鲁送到疗养院的想法。

听到“疗养院”这个词,冯静没有抬起火热的眼睛愤怒地盯着丈夫。冯静自己后来也很惊讶。丈夫突然给咕鲁增加了衣服,这原本是打算和她讨论的。桓桓的脚被刺穿了,这使它更符合逻辑。据吴德宏说,如果咕鲁和欢欢呆在一起,迟早会发生大事。

冯婧没有回答丈夫的话,但她没有坚决否认。她低下头,低头看着咕鲁的长椅,感觉很累。吴德宏知道有机会,他说,“我的一个托运人,他的姐夫是一家疗养院的医生。几天后我会把货物交给他,然后仔细询问。”冯婧还是低下了头。

冯婧停止整理衣服,茫然地站在窗前。窗外没有风景。对面和旁边都是和她家一样的五层小楼。每栋建筑风格相同,窗户朝同一个方向开。

厨房的窗户栏杆被来往客人的油和烟擦亮了。卧室窗外的衣服正在变干。一个角落褪色的窗帘被风吹起来了。楼下是同一个红色铁门。大楼前的一个方形小花坛要么种上了绿色蔬菜,要么随意种上了花草,要么荒废了,堆上了装饰用不完的泥沙。

冯婧透过巷子里的各种电线,叹了一口气,望向灰色的天空。今晚,吴德宏将带回更多关于疗养院的详细信息。

冯婧在纸上草草记下她需要买的东西,然后出去了。走到四楼楼梯的拐角处,风景看见王美涂着黑色指甲油的脚在门口徘徊。门开着,她坐在里面,一边玩手机一边打瓜子。

听到脚步声,王美探出头来。冯婧看到丁丁瘦瘦的黄瓜般的脖子和黝黑干燥的脸,脸越来越小,因为他额头上有一排浓密的刘海。冯婧想知道她是否在等咕鲁。自从一个月前我在咕鲁家门口看到她,凤静就一直在看着她。

“我今天休息。”王美打了招呼。冯婧回答,说了几句闲话,下楼去打开铁门时,手里拿着钥匙,犹豫是否该告诉桓桓。咕鲁无论走到哪里都跟着他,然后叹了口气。她情不自禁。

吴德宏晚饭时回来了。冯婧正在做饭。让他洗个澡,准备晚餐。每次吴德宏回来,他总是带回来长途运输车辆驾驶室的气味,烟的气味,脚的气味,各种各样的人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形成的那种闷滞,粘在他的头发和衣服上。冯婧不会靠近他。

吴德宏似乎心情不错,淋浴时大声唱歌。

“爸爸怎么了?”桓桓坐在椅子上,背朝下,头向后仰。咕鲁歪着嘴嘿嘿一笑,露出一排细小的牙齿。冯婧摆好盘子,对着卫生间喊道:“快点。”冯静静地坐了下来。她听到厕所门开了。然后她的丈夫站在她身后。冯婧感到背上一阵热。

吴德宏穿着一条大内裤和一件旧长袖t恤。当了三年的长途司机后,他的体重明显增加了,但是他的小腿和他强壮的上身不协调。因此,即使在炎热的天气里,他也坚持在家只穿裤子和短裤。

冯婧开始分发筷子和米饭。咕鲁静静地坐着,看着碗。在吴德宏面前,他总是这样。“吃吧。”冯婧把一块鸡肉放进她哥哥的碗里,把一些肉丝放进桓桓的小塑料碗里,然后给丈夫开了一瓶啤酒。

吴德宏的目光落在咕鲁身上,咕鲁只专注于吃米饭,把头转向他。咕鲁的头发又细又软,中间有一个螺旋。螺旋的中间可以看到一个纤细的白色头皮。

平时,吴德宏看到古卢吃得很起劲,心里就疼。他觉得古卢已经吃光了他所有的房子。但是今天不同了,他用一种慈祥的目光看着咕鲁,仿佛咕鲁不是他同年龄的舅舅,而是他仁慈地收养的一只流浪狗。这个流浪儿很快就会被送走。

吴德宏在瓶口倒了一口啤酒,擦了擦嘴,说道:“我今天去疗养院了……”

“我们先吃饭吧。”冯京板着脸打断了他,“我们以后再谈。”

当兴奋被阻断时,吴德宏并不感到高兴。他拉长声音说:“别担心,如果他能理解,他就不会是个傻瓜。”

冯婧皱了皱眉,但什么也没说。她没心情吵架。

吴德宏觉得无聊又不甘心,揶揄桓桓,“桓桓,你还没给爸爸打电话呢。”

“爸爸。”桓桓喊道,一粒米沾在他的嘴角上。吴德宏笑着摘下来说:“桓桓,古鲁叔叔要走了。”

桓桓立即推开碗,开始大喊,“谁想把古鲁叔叔送走?别走。别走!”接着哭了起来,嘴里塞满肉丝的衣服落在他胸前的裙子上,突然变黄了。

咕鲁从他的饭碗里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桓桓。

冯婧没好气:“你怎么了?”他又忙着安慰桓桓:“好吧,宝贝。咕鲁叔叔不去,爸爸在取笑你。”欢欢一直在哭,满脸都是泪水。他把勺子扔在地上,踢掉了鞋子。

“别哭。”吴德宏直起身来,盯着他喊道,“我不能控制别人或你?”欢欢吓得立刻停下来,低声抽泣起来。他不时地帮助移动脸颊,咀嚼嘴里剩下的肉丝。咕鲁拿起地板上的勺子,把碗推到桓桓面前。

咕鲁的碗饭已经吃完了,他伸手去打饭,他的手停在半空中,犹豫了一下,又缩了回去。吴德宏盯着他。

冯婧拍拍丈夫的胳膊:“你今天为什么这么烦人?”她拿了咕鲁的碗米饭。咕鲁守护着碗,但还是拒绝了。冯婧终于抓起碗,把米饭放在咕鲁面前。咕鲁盯着他的饭碗,不敢吃东西。

吴德宏忍不住苦笑,对咕鲁喊道:“你说,你在哪里吃的东西?”30岁的咕鲁看起来像一个苍白瘦弱的初中生,身材矮小,手脚细小。

从一个十几岁的普通孩子的发育阶段开始,他吃得很好,但是十多年来,他的同龄人都长高了,长了喉结,结婚了,有了孩子,而且他甚至还没有增加体重。吴德宏真是糊涂了。他经常看着咕鲁,好像忍不住想打开他的身体,看看他被困在哪个环节。

整理完家务,安排桓桓和咕鲁睡觉后,风静走进她的房间。吴德宏躺在床上看电视,抽烟。房间里充满了烟。他脸色阴沉,进来时冯婧不理他。

冯婧看着他因睡眠不足而浮肿的脸和瘦腿上稀疏的腿毛,心里感到内疚。

她在附近一所高中的食堂做临时工,收入不多。因为离城市很远,周围有很多住宅楼出租,竞争很激烈,租金不可能一直上涨。家庭收入主要取决于丈夫。

长途卡车司机吴德宏经常熬夜,每次熬夜都抽烟。他现在经常咳嗽。每次他离开枫泾,都会给他一盒润喉片,并敦促他少抽烟。吴德宏总是说,你为什么说那些没用的话?

“主人怎么说?”冯婧走过去,坐在床上。

“不是怎么说的。我不管你宝贵的傻瓜哥哥发生了什么事,反正我也无忧无虑。”

“别酸了。在咕鲁面前,我觉得讨论把他送走很不舒服。毕竟,他是我的兄弟。”冯婧靠在吴德宏身上躺下。丈夫没有接电话,停了几十秒钟,俯下身,挺起胸膛,简短地讲述了他听到的疗养院的情况。

“听起来不错。我们最好自己去看看,否则我不放心。”冯京说道。

吴德宏一边含糊答应,一边行动。冯婧把电视开大一点,以防她听到隔壁的声音。

两人安静后,他们躺在床上聊天。吴德宏:“王美和你白痴哥哥在三楼吗?”

“你说什么?”冯婧的声音提高了。吴德宏谈论咕鲁的方式经常让她无法保持冷静。

“这段时间,傻子总是跑到三楼,我撞了几次。看看那个王美,连傻瓜都不会放过吗?”

冯婧转过头来看着丈夫的脸,她的眼神中厌恶多于询问。

“你觉得她怎么样?”

“我?”吴德宏干巴巴地笑了两次。“人家只是看不上我。我是我女婿的女婿。我不喜欢被人咕哝。虽然我很笨,但我有一栋大楼。”

房地产证书是用咕鲁的名字写的。这句话提醒了冯婧。路灯灯被扔进房间,墙上形成黄色斑驳的垂直线。冯婧看着它,沉思着。

为了这个套房,咕鲁必须被送走。

接下来的几天,冯静请假在家。

一想到咕鲁,她的心就乱七八糟。她不想想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她不能过平静的生活。去市场买蔬菜,然后在附近散步。凤静总是带着咕鲁,就像她妈妈过去一样。但是她觉得咕鲁不想和她在一起。在不情愿地出去之前,他经常拉他的袖子很长时间。

因为她的怀疑得到了丈夫的证实,每次咕鲁走到三楼,风静都觉得他是故意闲逛的。虽然王美家的门经常是关着的,但她也觉得王美必须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咕鲁是否是走廊里唯一的一个。

冯京正考虑让王美搬走,但当王美的租金在年底到期时,他必须找到一个合理的理由。即使他把她带走了,谁能保证不再有李梅和张梅?

她仔细考虑了一会儿,最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标题:不要往马桶里扔肥皂)。作者:京0。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北京快3开奖结果 搜狐彩票网 山西11选5 贵州十一选五

上一篇:江苏宏图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交易异常公告

下一篇:股市中最不会说谎的指标:放量拉升不卖,缩量跳水不买,仅16字

关键词: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