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搞笑/ 母婴育儿/ 星座运势/ 娱乐/ 音乐/ 教育/ 文化/ 体育/ 游戏/ 家居/ 历史/ 健康养生/ 动漫/ 时事/ 情感/ 军事/ 汽车/ 时尚/ 旅游/ 美食/ 国际/ 财经/ 宠物/ 综合/ 科技/
当前位置:花元新闻>文化>建筑一座文学灯塔,照亮人们前行的路

建筑一座文学灯塔,照亮人们前行的路

2019-11-08 11:18:32

作者:侯福,延安大学文学院教授,路遥文学院馆长,路遥传记作者等。

今年的国庆节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国人民沉浸在喜悦之中。我突然想到:如果路遥还活着,他就70岁了。面对祖国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会有什么感受?在国庆阅兵中,我似乎看到了孙少平、孙少安、田润业、孙兰香、金秀和金波,这些在“平凡的世界”中长大的新鲜人物。

他生活在数百万读者的心中。

2017年11月17日,路遥逝世25周年。1989年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的导演潘欣欣在延安举行的“全国路遥研讨会”上讲述了一个辛酸的故事。在电视剧拍摄期间,路遥说他在延川城关小学读书时特别喜欢看电影。当时,县城的电影院是露天电影院,所以他和他的朋友们钻了下水道。有一次,当一家电影院放映一部精彩的故事片时,他无法通过下水道进入,因为放映员把他的头紧紧地压在墙上。那天晚上,他蹲在角落里含泪听电影。也是在那天晚上,他发誓要写一部电影...潘欣欣说,路遥说话时声音哽咽。这一事件让路遥播下了他创作文学的决心的种子。

路遥年轻时有一种朦胧的文学冲动,于1988年5月25日完成了小说《平凡的世界》。他经历了20多年的生活。《平凡的世界》从准备到创作花了六年时间。在写《平凡的世界》时,路遥还不到39岁。

这部小说最初被称为《走向世界》(Towards the World),曾被改成《普通人之路》,最终定稿为《普通世界》。路遥把这部小说的基本框架定为“三本六卷一百万字”,并决心把这份礼物献给“土地和岁月”。路遥把1975年至1985年十年间中国城乡社会的巨大历史变化与孙少安兄弟和孙少平兄弟的斗争联系起来。他描写了普通工人的生存、奋斗、情感和梦想,讲述了普通人奋斗的故事。

“平凡的世界”是路遥在现实主义风格下的理想主义表达。作品不仅呈现了现实主义作品的各种特征,而且提供了使人们向上向善的精神价值,这一价值的核心与中华民族不断自我完善的精神价值和崇高的道德价值高度一致。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路遥作品能够赢得上亿读者的根本原因。好作家依靠好作品来影响读者——通过阅读作品,读者可以找到自己生活的影子,获得神奇的精神暗示,产生强烈的情感和思想共鸣,从而作品自然地影响读者。从阅读统计数据的角度来看,这种观点也可以得到支持。《平凡的世界》在中国国家广播电台播出了三次,直接观众达3亿人。自首次发行以来,《平凡的世界》共发行了1700万册。有无数的盗版书籍。就像北宋时一样,“有井就能唱刘慈”。“平凡的世界”的影响太大了。

因为我在路遥的母校延安大学教书,负责路遥的文学博物馆,所以我在国内外遇到了很多路遥的粉丝。他们的共识是路遥的“平凡世界”建造了一座文学灯塔,照亮了他们前进的道路。

陕西关中农村有一个叫刘欣的年轻人。他建立了一个名为“黄土故乡”的“准农村文化沙龙”。他坚持每天用书法复制“平凡世界”的片段,用关中方言背诵,并在微信朋友圈中推广。这样,他与路遥的许多粉丝建立了广泛的联系。

2017年2月13日晚,我在姚橹文学博物馆接待了一个由来自中国南方几所大学的16名本科生组成的“高原考察”代表团。他们都是在网上认识的,因为他们喜欢路遥,并在农历正月初一来到陕北学习。他们从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中的“双水村”拍摄地出发,每天走20公里,晚上找个地方住,又花了一个小时讨论《平凡的世界》。十多天后,他们来到延安,向路遥的墓致敬,参观路遥的文学博物馆。我对此非常感动。因为这些“90后”甚至“00后”大学生在路遥的作品中找到了他们需要的精神资源。

2018年9月30日,曾因《曼哈顿的中国女人》在华人社区出名的美国华裔作家李周从纽约来到延安,为路遥墓献上一束鲜花,表达她长久以来的深切敬意。

所有这些东西都来自不同的来源。在今天的中国社会,只要他们是奋斗者,他们肯定会喜欢路遥的平凡世界。斗争是人类永恒的主题。虽然时代会变,故事背景会模糊,但《平凡的世界》传达的精神价值不会过时。路遥将永远活在他的作品和数百万读者的心中。

为路遥立传记是我的人生意识。

2015年1月初,是一个寒风凛冽的冬日下午。我去了延安大学文慧山的路遥墓,给路遥寄去了人民文学出版社刚刚寄出的《路遥传》第一版的样书,里面充满了墨香。

多年来,许多朋友经常问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写路遥的传记?”我说,“因为路遥的生活影响了我的生活,所以为他写传记是我生活的自我意识。”

回首与路遥交往的点滴,我总是有无限的遗憾。我“认识”路遥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面对面的接触是在1989年他完成《平凡的世界》之后。我跟随路遥,为他写了一本传记。事实上,我可以找到无数的理由:我们是延川县“宜川”的村民,我们是延川中学的校友,我十几岁时是一个狂热的文学青年,我的祖父和路遥是“健忘的朋友”,我还在路遥的母校焰炟文学学院教书。然而,最大的动力来自我内心的精神需求。

我记得那是1986年的冬天。我在首都学习。在买回一本名为《花城》的杂志之前,我骑着我的破自行车在北京的大部分地区逛了逛。该杂志在交道口的一家邮局出版了第一版《平凡的世界》。

我记得在2007年的夏秋季,我接受了学校的要求,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建立路遥文学博物馆。我带领团队只用了两个月就完成了博物馆的数据收集、设计、装饰甚至展览。

当我整理路遥的信时,我发现他在1988年12月31日给《文学评论》杂志常务副主编蔡奎的信中写道:“六年来,我只和这部作品谈过话。我哭了,笑了,没人看着我。当别人用西方餐具吃这道中国菜的时候,我并不为我还用筷子吃饭而感到羞耻……”我立刻大哭起来,忍不住自己!今天,人们可以说一系列的词,如“中国故事”、“中国精神”、“中国风格”、“中国风格”和“中国力量”。然而,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的文化背景下,路遥能够如此坚定地表达自己的艺术思想。需要多少智慧和勇气!

此时,我听到路遥在1991年第三届茅盾文学奖大会上的讲话:“对于作家来说,他们的劳动成果不仅应该从当代的角度来评价,也应该从历史的角度来评价。”是的,这种冷静沉着的声音已经传了20多年,并将回响很长时间。

光明日报(第15版,2019年10月11日)

北京快乐8 1分钟pk10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一篇:重庆铜梁区:壮大集体经济 促空壳村“脱壳”

下一篇:海通宏观:美联储年底前或最多降一次息 国内政策利率短期难以下

关键词:

相关报道: